紅燒羅非魚 作品

秦墨的公孫離

    

-

她可是薄錦琛的親妹妹,薄錦婷就不相信對方真的有那麼狠心。

看這樣子,她是打算要破罐子破摔了,薄錦琛隻是冷眼看著,反而是旁邊的薄夫人,顯得很著急。

薄夫人實在太清楚自己的兒子是一個怎樣的人了,所以他更知道對方絕對是能夠狠下心的想要在他這裡得到任何心軟,其實都不太可能。

以前還有一個陸雅溪,有這樣的能力,現在,隻剩下那個啞巴能夠影響到薄錦琛了。

“言初有那麼重要嗎?

為了迎合啞巴,你居然連母親和妹妹都不要了,再這麼下去,我看連你自己都會成為她手上的棋子,你連自己被騙了都不知道。

薄夫人露出無比痛心的模樣,看起來就好像是薄錦琛被算計了一樣。

薄錦琛何嘗不知道他們的意思,隻可惜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了,他根本就不想再聽他們的解釋,更不會在這些問題上麵有任何後退的餘地。

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接下來的情形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基本上也冇有什麼很多的東西存在。

“如果這個人的存在,隻會讓咱們一家子分道揚鑣,難道你還願意嗎?

要我說你就是被騙的不輕,早知道是這樣,當初我就不應該讓你們在一起。

薄夫人越說越後悔,忍不住的想要說難聽話,但是卻又不得不硬生生的沉默下來,他現在也不曉得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會更好一些,可是如果一直這樣下去的話,肯定會很麻煩的。

“媽,您不用想太多,我既然已經安排好了一切,那麼自然就會有想法,可以把這些事情處理掉。

薄錦琛依舊錶現得十分淡定,似乎冇有對他的怨氣影響到,不過這有些事已經到了這裡,確實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薄夫人越發著急了,可是冇有人聽他的話,所以現在基本是真的,有什麼想法也根本不可能想明白,而且以現在的情形來看,這有些事情基本上也是會有些不一樣的。

別的事情都可以先不說,但是眼前發生的這些問題,歸根到底還是會產生一些影響。

薄錦婷簡直要瘋了,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能夠留在這裡按照他哥的意思來看,就後麵的事情,恐怕就冇有想像當中的那麼容易了。

當然了,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接下來的事情肯定會有更大的變化,如果當真能夠做到什麼地步,那可能也是不一樣的。

薄錦琛心裡是失望的,如果他們真的能夠明白這其中的問題,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他或許不會說的這麼絕對。

很可惜的是,他們根本就看不明白這一點,所以在這些事情上麵,基本上就不會在做的更多了。

對於這後麵的事情,薄錦琛造句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所以真正想要做的什麼,基本上也不會有太多的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