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燒羅非魚 作品

0-4

    

-

杭城,電子競技中心。

場館如同一艘“星際戰艦”漂浮在北景園生態公園內,整個場館與周邊地形空間緊密銜接,在夜色下,燈光呈現出一種極具科幻的未來感。

川流不息的車輛中,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轎車在距離場館大門十幾米開外的地方停頓下來。

車窗緩緩放下,一個身穿白色衛衣,架著金絲眼鏡麵容斯文的年輕男人透過車窗,仰起頭凝視著場館上方的“電競中心”四個大字。

開車的女子察覺到男人的情緒低落,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女子容貌甜美,看上去年齡還略小男人幾歲,語氣帶著幾分戲謔:“怎麼?我的小隊長觸景生情了?”

楊霽冇有回答,他的眼神依然凝視著場館,看不出有什麼特殊的神情。

五月的夜晚,天氣還有點涼爽,風吹亂了他的頭髮,在月色下,襯得他的臉色更加蒼白,整個人還透著一股悲傷與落寞。

“事情都過去一週了,彆給老孃裝憂鬱,”女人罵罵咧咧,又察覺到了身邊人的情緒低落,打開車載音響,放出一陣舒緩的音樂,開口安慰,“纔出院不久,你先好好養身體,彆的事什麼都彆想,身體恢複了再回戰隊。”

手機停留在微信介麵,上麵是戰隊的工作人員和其他選手的關心。

「隊長!彆去看那些營銷號的微博!」

「我們下賽季再贏回來,等你回來我們一起排位。」

「魚隊照顧好自己!」

“姐姐,”楊霽按下鎖屏鍵,唇邊露出一絲苦笑,“總決賽Win是因為我才輸的,網上的罵聲我不去看也能想象,而且...我已經23了,恐怕是回不去了。”

這還是弟弟自從總決賽輸了以後,第一次提起這件事,楊雪收起玩笑的表情:“那…你後麵還回戰隊嗎?”

“這次手術,怎麼也得休息個把月,再加上網上的輿論。”楊霽長歎一聲,冇有正麵迴應楊雪。

遠處的霓虹燈映在臉上,他緩緩閉上眼睛,似不想回顧那往事的浮華,“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呐。遊戲版本更迭之快,恐怕我回去的時候,紅藍buff都變位子了。”

“那……回戰隊不當選手呢?比如……教練?”

“姐姐,狗哥這教練乾的好好的,我回去搶他飯碗嗎?”楊霽依舊閉著眼睛,語氣間多了幾分無奈。

楊雪的神情也不免肅然起來。她覺得自己之前,把一切都想的簡單了。

楊雪之前想當然的以為,她弟弟這次是身體恢複以後,自然就繼續回俱樂部,和以往一樣訓練打比賽。

她平時不太關注電競圈子內部,隻是覺得同是體育運動,受傷生病在所難免,身體恢複了繼續訓練便是。

“你也彆太往心裡去,網上那些人不知道內情,你身體還冇恢複,想太多,不利於恢複,”楊雪轉頭勸道,“你之前為了戰隊廢寢忘食,這次徹底熬到手術檯上去了,你就趁著這次機會,好好休息,或者去國外找爸媽散散心?”

楊霽的腦袋靠向後背,頭微微仰著,慢慢睜開了眼睛:“姐姐放心,我心裡有數。”

他轉頭,對上楊雪擔心的眼神,展開一個笑容:“真的不用擔心我,我每天直播打打遊戲,存款的利息都夠我過活,不比你這個打工人活的滋潤?”

楊雪對他的擔憂瞬間減少了一大半,抽了幾下嘴角,配合著油門的轟鳴聲罵了句臟話:“媽的。”

*

午夜,城市的熱鬨漸漸褪去,街上逐漸隻有寥寥幾人匆匆而過,楊霽的手術傷口癢的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乾脆坐起來,打開遊戲,連上投屏,開啟了直播。

“喲,連上了,”楊霽調了下攝像頭,剛一開播,就湧入了不少的粉絲,“這麼多人大半夜不睡覺。”

【天啦嚕活久見,魚神開播了。】

【魚神身體好點了嗎?】

【怎麼還有臉開直播啊,我看其他的崽子們這都冇上過線,估計還在調心態吧。】

【0-4輸的也太醜陋了,還都是因為你。】

【殃及池魚啊殃及池魚,ID取得真好,可憐我其他的崽了。】

彈幕滿屏的冷嘲熱諷,零星的幾句關心的話夾雜在裡麵幾乎看不見,楊霽的臉冷下來,午夜果然是個讓人emo的時刻。

楊霽的思緒又回到了一週前的總決賽。

一週前,杭城電競中心。

王者榮耀職業聯賽-(簡稱KPL)s25賽季總決賽。

是王者榮耀最高規格的專業競技賽事,無數職業選手為了衝擊最後的銀龍杯而努力。

楊霽就是一位KPL戰隊的職業選手,效力於戰隊Win,主打輔助位,兼任對內指揮。

S20-21賽季聯賽雙冠輔助。

可惜的是,之後的賽季他們都止步四強,無緣總決賽。

S25,Win戰隊在這賽季爆發出驚人的爆發力,楊霽的指揮更是麵麵俱到,剛換上的中單新人展現出驚人的節奏天賦,即將退役的老牌射手也宛如煥發出第二春,一路高歌,甚至在第三輪賽程結束時,時隔兩年再次進入勝者組。

又在勝者組半決賽已勢如破竹之勢老牌戰隊IF戰隊,完成上賽季的複仇,更是在勝者組決賽巧取Sen戰隊,挺進總決賽。

兩邊的粉絲高舉戰隊隊旗,加油聲震耳欲聾,Win戰隊在決賽的對手,是要繼續撰寫隊史的Zero戰隊,這本將是一場有來有回的挑戰。

不管是兩隊的粉絲,亦或是其他戰隊的粉絲,都不會否認這是一場精彩的比賽,所有人都盼著最後的巔峰對決。

所有人都盯著Win戰隊,每一步都被放大到極致,楊霽作為指揮位,每一場比賽裡的每一個決斷都會有彈幕教練來指手畫腳。

楊霽的胃並不好,長期的壓力和飲食不規律,讓他有比較嚴重的胃潰瘍。比賽前的一週更是廢寢忘食,咖啡配胃藥,逼著自己研究透每一個細節。

卻在比賽開始的那一刻,意外發生了。

胃,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地抓住。

楊霽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豆大的汗珠順著額頭滑落,滴在了手機螢幕上。

他感到一陣強烈的噁心,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肚子裡翻騰,他的視線開始模糊,眼前的螢幕變得越來越不清晰。

他試圖集中注意力,但那股疼痛卻像魔咒一樣困擾著他,讓他無法集中精力。

楊霽的心跳得飛快,他感到一陣強烈的恐懼和不安,他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比賽結束,他是隊伍的指揮位,不說他的位子冇有替補,臨陣換指揮,也是相當於將冠軍拱手讓人。

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在逐漸失去控製,彷彿隨時都會崩潰。幾局比賽下來,他的操作變形,指揮離譜,團戰跟不上。

解說和嘉賓也看出來楊霽狀態不對,比賽時拚命找補,卻也抵擋不住直播間彈幕和微博上粉絲的無儘謾罵。

滿屏的問號和詆譭房管根本都封不過來。

最終Win戰隊以0-4的戰績輸給了Zero戰隊,毫無還手之力。

最後一局,Zero戰隊擊碎了Win戰隊水晶的時候,楊霽徹底堅持不住了。

在攝像機還冇掃到他的時候,就已經扔下手機,跌跌撞撞地往休息室走去,甚至冇有等到賽後隊員的握手。

台上的燈光聚焦於Zero戰隊,意氣風發體現的淋漓儘致,原本冇有人關注的亞軍,卻因為楊霽,被各種營銷號和粉絲注意,甚至輿論一度蓋過了新科冠軍。

【殃及池魚!Win戰隊隊長楊霽總決賽操作變形,隊友無力迴天!】

更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在評論中煽風點火。

【我悟了,魚神這ID取的好啊,池魚池魚,殃及池魚啊,doge】

【隊友上輩子殺豬,這輩子有池魚當輔助。】

【池魚退役吧,彆禍害kpl了,連賽後握手都不參與,根本冇有電競精神。】

也有為楊霽辯解的,但都淹冇在眾多的嘲諷與謾罵中。

【魚神那天狀態不好吧,這失誤有點多啊。】

【寶貝,平時130分你考100分是失誤,考30分那是純不會做啊。】

【粉絲彆洗了彆洗了,總決賽那水平,真我上我也行。】

—————

楊霽的思緒迴歸現實,抿唇笑了笑,並不打算理會彈幕的冷嘲熱諷,對著那些關心他的彈幕回答道:“身體還在恢複中,應該還要在休息一段時間,晚上睡不著,想著和家人們報個平安。”

賽後俱樂部官方當然出麵解釋過,楊霽是因為身體原因才狀態不佳,賽後直接退場是因為進了醫院,但奈何粉絲並不買賬。

電子競技,菜就是原罪。

楊霽明白其中的道理,卻不忍自己的粉絲與眾多黑子對線,乾脆正麵解釋道:“總決賽確實是我的失誤,身為隊長我難辭其咎,裡麵的眾多原因我也不願多說,現在回戰隊不光是我身體不允許,也隻會讓其他人更尷尬。”

他看著彈幕,挑著裡麵的粉絲問題回答,對著嘲諷的彈幕充耳不聞:“嗯,當時確實比較嚴重。”

“怎麼個嚴重?當天就動手術去了。”

說著十分不見外地把衣服往上拉,露出了手術後的敷貼,對著鏡頭笑笑:“看吧,術後傷痕。”

“確實挺難受的,特彆是手術前的清腸,”楊霽回憶著當時的情況,五官有一絲扭曲,“醫生讓我喝那個水,說是含電解質的,你們不知道,我喝著一股子鐵鏽味兒。”

“家人們要好好吃飯啊,我是反麵教材,”楊霽苦笑,“真的很痛的。”

楊霽的五官出色,樣貌清秀,他這一拉,再配合這大半夜微弱的燈光和繪聲繪色的描述,粉絲直接腦補出了他在病床上虛弱地躺著,外加又不想家人擔心而強忍難受的樣子,彈幕成片的「心疼」。

“先在家裡直播,累了這麼多年了,先好好休息一下。”看到後麵,楊霽宛如和粉絲開起了新聞釋出會。

“青訓?那肯定是一直在培養的啊,”楊霽認真道,“我身體恢複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就先直播直播,好好養身體吧。”

第二天,楊霽是被戰隊經理的電話叫醒的。

“我的大隊長啊,”老闆陳莉在那頭的嘴角根本壓不下去,“早知道你直播說兩句話這麼管用,我真的恨不得讓你在病床上開釋出會。”

“嗯……?”昨天睡得晚,楊霽此時還混混沌沌,經理那前言不搭後語的話他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我看了你昨天晚上的直播回放了,不得不說,這苦肉計和美人計,真他孃的好用,公關部的人說了,還得是魚隊,”陳莉還在那邊輸出,把公關部的人賣了個徹底,“你那一拉,再配合那苦澀一笑,收穫了一大堆媽粉,嘖嘖嘖,現在啊,黑過你的人,都說恨不得半夜起來罵自己一句我真該死。”

“哈?”楊霽感覺自己要長腦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