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花花 作品

哦吼,穿了

    

-

“林清然,你今天若是踏出這個門,以後這顧太太的位置,怕是容不下你了。”

李若水眨了眨眼,耳邊嗡嗡的響著,眼前花白一片。

“顧先生,”眼前重重疊疊的影子逐漸聚集,印入眼簾的是位身穿黑色長裙的女子,女子倚站在門邊,側著身子回頭看“你知道的,我們隻是協議結婚罷了,距離一年之約也不過還剩一月。”

李若水趴在地上小口小口喘著氣,隻感覺渾身都疼,但這樣的情況下腦子卻轉的更快了。

林清然,顧先生,協議結婚?

等等,這不是自己過馬路前看的那本狗血霸總小說嗎?

哦吼,穿了!

關門聲拉回了李若水的思緒,渾身車碾的疼痛逐漸退卻,取而代之的是頭昏以及手臂的疼痛。

“張姨,把若水扶起來。”冷冽的男聲響起,一雙有力的手把李若水拉了起來,隨著視野的反轉,李若水才反應過來自己原來剛纔一直躺在地上。

哈……還真是慘呢?

地上甚至還有水,大半滲透進了李若水衣服中,貼在身上整個人似乎都難受起來了

李若水閉了閉眼,楚楚可憐的望著張姨。

“張姨,我好疼啊……”

在一邊死死捏著手坐在沙發上宛若雕塑的男人恍然回神,匆忙的站起來“若水?你,冇事吧?”

李若水咬了咬牙,隻感覺這人有病。

我都說了我疼,勾石男人這會關心你爹呢?我踏馬都叫張姨了你插雞毛口!

“盛晨哥哥,若水好疼……”嬌柔的聲音傳出來,李若水縱使千般不情願,但礙於目前也不知是什麼狀況,隻好按著原主性子回話。

李若水環顧了一下週圍,在地上水的邊緣處看到一塊玻璃碎片,碎片上躺著點點血跡,太陽穴傳來的疼痛讓李若水瞭然,原來原主是這麼死的啊?

張姨給李若水拿了件衣服披上,李若水站起身子眼前突然一黑,隨即便是一陣兵荒馬亂的聲音,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李若水是在一個全粉的房間裡。

李若水:……

“你醒了?”床邊的男孩嘴角上揚,悅耳的少年音在房間裡響起,幾乎瞬間,李若水便知道了這是誰。

夏亦安,19歲已經是聞名國內外的天才少年醫生,但這隻是一個小小的身份,而少年似乎隻是作者為了男主所準備的《裝備》,塑造得牛逼plus,幾乎全領域精通。

夏亦安見李若水盯著他不說話,笑容莫名其妙的深了幾分,“你好好呆著,我去給你拿點吃的。”

“哈……有趣”李若水看著人出門,唇角微微上揚,腦子飛速旋轉。

看樣子是是穿書了呢?

《豪門二三事:顧總狠狠寵》故事講述了女主李清然與男主顧盛晨之間很俗套的小白花女主和霸總男主。

男女主協議結婚,女主奶奶病重,拿了男主的錢與男主結婚爭奪家中財產,但兩人很不幸的喜歡上彼此但又不知道,經曆一係列波折,虐身虐心終於走在一起。

對於這本書,除了男女主太傻逼屬實冇什麼好吐槽的。

而自己穿越過來的點,是女主發現自己喜歡上男主,又覺得自己配不上他主動離開。

李若水笑了一下,就看個小說也會被車撞死啊,撞人的還是個瘋子,為了報複社會開個車過斑馬線撞人,用車碾來碾去。

李若水是活生生被車碾死的。

李若水垂眸,笑不出來了,這玩意是真疼啊!自己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社畜而已啊!

“若水?你醒了!”門邊傳來顧盛晨穩重的聲音。

若水呲了呲牙,心裡覺得有些晦氣,但不得不笑著應聲“盛晨哥哥,你來了?”

可這一幕放在顧盛晨眼裡,小小的人兒忍著不適強顏歡笑,於是內心更加愧疚,眼睛裡浮現心疼。

李若水感覺莫名其妙,這是什麼眼神?

“若水抱歉,清然他不是故意的,隻是不小心推了你。”顧盛晨坐在李若水床邊,破嘴一張就開始說胡話。

李若水心裡冷笑,林清然本就不是什麼小白花,杯子是她摔碎的,自己也是她推到碎片上的

可憐原主從小早產本就體弱,經這一遭竟直接去了,到頭來卻隻換的顧盛晨一句輕飄飄的不是故意?

究其源頭,隻是為了讓顧盛晨回一趟家?

李若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真要叫男主回家,自己裝病不行嗎非要推原主乾什麼!

可憐原主就直接逝了。

“顧盛晨,我不喜歡他”李若水可不會忍下來,蒼白臉色顯得眼睛更為深邃黑亮,就那麼直勾勾的盯著顧盛晨。

顧盛晨一愣,這還是第一次李若水這麼直白的表達出自己的情感,他歎了口氣“若水,你……罷了,以後他不會出現在你麵前了。”

李若水偏過頭,心裡琢磨著這人什麼時候走,但這頭一偏,看到了少年側著身子靠在門邊笑。

李若水把頭偏到另一邊,心裡止不住嫌棄,跟男主擱一塊的也像個傻子,呲著個大牙樂什麼東西。

不多時,顧盛晨看了眼手機隨後猛的站了起來,李若水心下瞭然,作為一個霸道總裁,是時候該去跟女主愛恨情仇了。

“若水,你嫂……我有點事先去處理一下”說完也不等李若水迴應,腳步匆匆的出了門,邊打電話邊大聲說“把人給我救出來!救不出來我要你們全部陪葬!”

李若水:……

“嘎嘎嘎嘎嘎……鵝鵝鵝……嘎……”一陣鵝叫使得李若水頭偏回去,看著那個捂住嘴站在門邊的少年。

果然有病!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陪葬文學鵝鵝鵝……”夏亦安呲著的大牙收不回去了。

李若水快要憋死了,本來就想笑,看到這個鵝更想笑了,然後一笑就頭疼欲裂,隻能抿著唇眼含熱淚盯著夏亦安。

笑吧笑吧,笑死你個夏鵝!

夏亦安的笑戛然而止,哦吼,忘記這裡還有個本土居民了。

他僵硬著手整理一下儀態,又恢覆成那個風度翩翩的少年“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一趟,有事叫張姨就好。”

等到人都走了,李若水這才靜下心來想著原文劇情。

這個階段應該是林清然被人抓去羞辱的點,作為一個樹敵眾多的霸道總裁的柔弱無力的小嬌妻,向來是被反派拿去要挾做把柄的最佳選擇。

不過……這一次是林清然自己準備的殺手。

林清然知道跟他提出離婚,一定會遭到反對,這個時候再出去肯定會受人監視。

這時找人把自己綁架,看清自己在顧盛晨心中的位置的同時,又可以順水推舟把王家除掉。

王家長子王文濤是曾經將女主父親帶入賭坊,最後欠下高利貸致死的罪魁禍首。

故而女主八歲時家道中落,隻為了還父親六個億的高利貸,而作為父親至交好友的王文濤,在事情敗露以後,甚至再次踩了一腳。

真是應了那句話,好賭的爸,無能的媽,病重的奶奶破碎的她。

而這一次被綁架計劃不僅把罪責推到王家上,讓傅盛晨搞垮王家,甚至還做了他們感情的調和劑。

真是一舉多得!

而這樣的黑心肝小白花女主啊,誰能不愛?後來即使事情敗露,男主也僅僅是更加心疼他,倒是玩得一手好計謀!

林若水勾勾嘴角,這女主可不是個簡單的東西。

後期將李若水推進河裡半死不活找人救上了以後丟棄在貧民窟,隻因為心中認為李若水會動搖她在顧盛晨心中的地位。

而這一做法甚至讓某些讀者拍手稱好?

真是笑話!

李若水想了想,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東渡碼頭那邊監控,備份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