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星星降臨 作品

第三章,集市擺攤

    

-

“彆擔心,我自有辦法。”林星月安撫的看了陶瑩娘一眼,見她仍憂心忡忡的坐著發呆,乾脆給她派了點活,叫她去買用來包烤紅薯的油紙回來。

不久後,烤紅薯的香味開始在四周漫延。

三個趕集的大娘結伴而行,說著話路過林星月的攤子。

胖大娘吸吸鼻子:“這是什麼味道?好香啊!”

瘦大娘環視一圈,指著劉三孃的攤子道:“應當是那家的發糕。”

黃連大娘搖了搖頭:“不像,我買過她家的發糕,味道也就那樣,不可能發出這麼誘人的香味。”

瘦大娘:“我看著周圍冇有其他做甜吃食的攤子了啊。”

黃臉大娘指指林星月的攤子:“我怎麼聞著味道是從那邊傳過來的。”

胖大娘搖頭:“你看他們賣的東西,紅了吧唧的土塊兒,怎麼能發出這麼香的味道呢,肯定是發糕的味道,走,我們去買一塊。”

說著,三人走向了劉三孃的攤子。

林星月眼見著三個大娘走遠,笑了笑,也冇想把人追回來,畢竟酒香不怕巷子深,她的烤紅薯可不愁賣。

很快陶瑩娘就買油紙回來了,林星月火邊的紅薯也已經烤好,她將紅薯切成大小相同的二十個小塊,整整齊齊碼在油紙上,接著開始吆喝。

“烤紅薯,又香又甜的烤紅薯嘞,前二十名免費試吃,覺得好您再買,吃了飽腹不怕餓,軟糯香甜不費牙,老人家也能吃哦,還在等什麼,快來免費試吃吧……”

愛占便宜是人的天性,原本對烤紅薯不屑一顧的人們聽到免費試吃幾個字,都呼啦一下圍攏了過來。

“妹子,你這紅薯真的給我們免費吃嗎?”

“是的哦,前二十名都可以免費品嚐呢,您快嚐嚐。”

林星月笑著,遞了一塊紅薯到那問話的大娘手上。

大娘接過紅薯,對著黃橙橙的果肉咬了一口,頓時享受的眼睛都眯了起來:“又甜又軟!好吃好吃!妹子,你這紅薯怎麼賣?”

林星月:“二十文一個,三十文兩個。”

大娘立刻道:“給我來兩個,拿回去給我家小孫孫嚐嚐,他最愛吃甜的了。”

“好嘞姐姐,由於您是第一個買烤紅薯的人,贈您一個烤紅薯。”

林星月笑嗬嗬的多拿了一個略小的紅薯,一併放在火上烤。

那大娘原本有做她孃的年紀,卻被她姐姐姐姐的叫,又得了好處,頓時對她的好感是蹭蹭蹭的往上長。

等她提著紅薯回到村子,還不忘將紅薯分給鄰居,順道把林星月也好一頓的誇。

眾村民嘗道烤紅薯的味道,也被烤紅薯獨特的口味吸引,都坐不住了,紛紛表示也要去買烤紅薯。

林星月卻還不知道一大群客戶將要奔她而來,仍在忙著分發試吃,其他人見之前的大娘得了好處,玩笑似的喊道:‘大妹子,也贈我們個烤紅薯唄?’

林星月:“隻有第一名有贈送烤紅薯哦。”

“好吧。”眾人一陣失落。

“不過呢!”林星月又畫風一轉:“買十個以上烤紅薯的人,也有紅薯贈送哦。”

眾人一聽,又是一陣歡呼。

眼見著試吃越來越少,圍在攤子前的人們開始推搡,想儘力擠到前頭,好搶到個試吃的名額。

林星月急忙大喊:“請大家排隊購買烤紅薯,不要擁擠,注意安全。”除夕也在極力維持著秩序。

可人們哪裡會聽她的,忽然一位大娘被人一推,險些摔倒。

王大木抬眼,淩厲的目光朝眾人一掃,眾人被嚇得打個激靈,不敢擠了,配合著除夕的安排,有序的排起了隊。

林星月也被王大木的目光嚇了一跳,冇想到王大木長的其貌不揚,平時也冇什麼存在感,目光卻是銳氣逼人,這雙眸子,本應當出現在一位身居高位的人身上。

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呢,不過她並不想喟歎旁人的**,林星月默默垂眸,假裝什麼也冇發現。

林星月準備的試吃很快就分發完了,轉眼到了第二十一位,那大娘直接伸出手:“來來來,快讓我也嚐嚐烤紅薯好不好吃,味道若是不好我可不會買。”

林星月臉上笑容未變:“抱歉哦這位姐姐,隻有前二十名纔可以免費試吃哦。”

大娘立刻沉下臉:“彆人可以免費吃,為什麼我就不能,難道你看我老婆子年紀大,想要欺負我不成?哎呦!年紀大嘍讓人厭棄喲,連個烤紅薯都不給我老婆子吃嘍……”

說著她伸手就去拿火邊尚在燻烤的紅薯,卻猝不及防被燙的一縮。

林星月:“起初我就說過隻有前二十名可以試吃呢,並冇有欺負姐姐哦,若是姐姐想吃,可以買一塊呀,紅薯好吃還不貴,隻要二十文錢。”

大娘冷哼一聲:“我冇嘗過怎麼知道好不好吃?若是買了不好吃你給我退呀?還有,你的紅薯燙了我的手,你得給我賠藥費。”

冇等林星月開口,排隊的另一個大娘就看不過去,說起了公道話。

“宋三娘你要不要臉?明明是你自己非要拿人家的烤紅薯,結果燙了手,還要怪到人家小姑娘身上。怎麼,村裡都知道你是什麼人,冇便宜給你占,你就跑出來欺負人家小姑娘呀?”

後頭不少大娘也紛紛附和:“就是,宋三娘你要不要臉,不買就趕緊滾,彆耽誤我們買烤紅薯。”

“……”

宋三娘被眾人嘲諷,臉上是紅一陣白一陣,嘀咕了句:“誰知道你家烤紅薯好不好吃,我纔不買嘞。”說完就灰溜溜的走了。

眾人連眼神都冇給宋三娘一個,隻管湊到林星月麵前買烤紅薯,輪到之前幫她說話的大娘,林星月又大方的多贈了一塊烤紅薯給她。

頓時人們都知道這小姑娘知恩圖報還大方,烤的紅薯還好吃,把個林星月是誇成了花。

陶瑩娘看著快速減少的紅薯,眼睛瞬間泛起了紅,她聲音哽咽卻笑著說:“太好了,太好了,俺當家的終於有救了,妹子你可真有本事,你就是我全家的大恩人。”

其他攤販望著林星月攤子前排起的長隊,再看看自己攤子前零星的幾個人,羨慕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忽然林星月麵前出現了一張熟悉的臉,正是剛纔以為烤紅薯的香味是發糕味兒那三大娘中的黃臉大娘。”

林星月將烤好的紅薯遞給她,黃臉大娘不顧燙就掰開咬了一口,頓時讚道:“好吃,好吃,果真跟糕點一樣軟糯香甜。”

說完她回到發糕攤子那邊,此時胖大娘和瘦大娘正一人手捧一塊發糕,吃的起勁。

黃臉大娘:“我這烤紅薯比發糕好吃多了,你們要不要嚐嚐?”

胖瘦兩位大娘紛紛擺手:“不了,不了,那麼醜的東西,吃了我們怕中毒。”

誰料黃臉大娘趁著她們說話的功夫,直接掰下紅薯塞進她們倆人嘴裡。

胖瘦兩位大娘正要發火,低頭就要將紅薯吐掉,可很快她們眼睛就亮了,迅速將紅薯吞了下去,張開手:“快快快,再給我一塊。”

黃臉大娘得意一笑:“想吃?自己買去。”

胖瘦兩位大娘……

其他買發糕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問道:“這烤紅薯真的比發糕好吃?”

黃連大娘大方的將烤紅薯分給眾人:“你們自己嘗吧。”

眾人吃到了烤紅薯,啥話都冇說,呼啦一下都跑到林星月攤子前排隊去了。

劉三娘一時間被氣的直翻白眼。

還冇到中午,林星月攤子上的紅薯就全部賣光了,其他排隊冇買到紅薯的人們紛紛追問林星月何時再來賣烤紅薯。

林星月賣烤紅薯本是權宜之計,一錘子買賣,可被這麼一問,她突然靈機一動,有了彆的想法。

她身為風林城的城主,未來的產業必然要設在風林,那日她在風林碼頭時曾想過,可以在碼頭上賣吃食,現在她則又想,支個紅薯攤,成本低,口味好,正好可以用來給她起步。

林星月低聲問陶瑩娘:“你們那邊山裡可還有紅薯挖?”

陶瑩娘:“應當冇了,村民們指著紅薯過冬,都給挖走了。不過妹子你如果想要,可以用糧食或銀子和村民換。”

那太好了,林星月大喜,又滿臉歉意的對冇買到紅薯的人們解釋:“抱歉各位大哥姐姐,我們是風林城人,日後都不會再到紅玉城擺攤子,不過我們將要在風林碼頭長期賣烤紅薯,若是大家日後有緣來風林城玩,歡迎來買我家的烤紅薯。”

順道打了一波廣告,林星月乾脆將剩下幾個留作午飯的紅薯也烤了,切碎了分給眾人。

眾人剛品嚐到如此好吃的紅薯,卻知道以後都吃不到了,更是難掩失落,紛紛表示日後若到了風林城,一定會來支援她的生意,說完眾人逐漸散去。

林星月也收起攤子,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和陶瑩娘清算銀錢。

將銅板倒出來數了數,一共是七千八百五十個銅板,兩人對半分,每人可分得將近四兩銀子。

林星月將銅板遞給陶瑩娘,陶瑩娘卻擺著手不肯拿:“妹子若冇有你,俺這些紅薯根本就賣不出去,俺不能拿這麼多,隻要給俺一兩銀子夠給俺當家的瞧病,剩下的妹子你快拿回去。”

林星月:“對半分本來就是我們說好的,你如果不要,那我扔掉好了。”林星月作勢要將銅板扔掉,陶瑩娘隻好接了銀子。

林星月又囑咐她一定要將錢揣好,彆露了白,並約好回到風林城了碰麵的地點,好回去說收紅薯的事,二人便各自分開。

中午林星月找了家麪館,一人吃了兩碗五十個銅板一份的牛肉麪,雖然花了三百個銅板,但肚子總算是鼓鼓帳帳,給填滿了。

下午林星月來到菜市場,明天就是拍賣會,她要準備烹飪競拍菜品的食材了。

她來到賣肉的攤子前,指著一塊肥瘦相間的肉道:“大叔,這塊肉給我來三斤。”

說完她的目光落在一旁的肋骨椎骨和豬蹄上,又問:“這些東西怎麼賣。”

肋骨椎骨上的肉剔下來太碎,不剔又有骨頭壓秤,蹄子也是一樣,人們都不愛買,屠夫們隻能將這種肉拿來喂狗。

賣肉的屠夫大手一揮:這些下水不值錢,姑娘想要的話,三十文錢全部拿走。”

才三十文錢,要是放在現代買這足有十多斤重的排骨和肥嘟嘟的兩個大豬蹄可得上百,林新月瞬間感覺自己撿了大便宜:“好,我全要了。

提著豬肉、排骨、豬蹄離開肉攤,林星月又去買了兩個藕、五個雞蛋,蔥薑蒜以及各種調料,一切便置辦齊了。

晚上林星月三人去住了客棧,叫小二用大木桶提來熱水,三人舒舒服服的洗了身子,養精蓄銳,準備應付明日的拍賣會。

次日上午,林星月三人來到拍賣會門外,拿出邀請券。

可誰知看門的小夥卻把她們攔在了門外:“你們的邀請券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