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星星降臨 作品

第二章,烤紅薯

    

-

次日清早,金鑾殿上,林星月將她打算去紅玉城拍賣美食的計劃說給眾人。

眾人都無異議,卻在前往紅玉城的人選上犯了難。

為了節省坐船和住客棧的花銷,去紅玉城的人數就要儘可能的少。

林星月要烹飪美食,必須得去,蘇大人有暈船的毛病不能去,剩下的就是除夕和王大木兩人。

最初林星月打算帶除夕去,但蘇大人擔心她們兩個女子會有危險,叫王大木與她同去吧,孤男寡女又有損她的名聲。

議了良久,最終還是決定由三人同往,留下蘇大人一人看守城池。

下朝後,為了輕裝上陣,林星月隻吩咐除夕拿了幾身換洗衣裳和乾糧,再把那僅剩的八百多個銅板揣上,就收拾停當了。

下午,林星月主仆和王大木會和,一同前往碼頭。

碼頭上,數艘船隻停泊在岸邊,穿著華麗的商人指揮著下人一筐筐一捆捆的搬運著貨物,忽有相識的商人老爺碰了麵,笑著寒暄,不經意間露出脖間的金鍊子,在陽光下反射著耀目的光。

林星月被那金光晃了眼,再想到那些麵黃肌瘦的百姓,歎了口氣。

其實風林城並非一開始就這樣落後的,風林盛產一種名為鈴蘭的植物,鈴蘭開花取其汁液再行加工,可以製作一種冰藍色的染料,而用鈴蘭染出的布料,藍的深邃夢幻如星空,是九州女子中紛紛追捧的顏色。

又因為冰藍花期短不好儲存,且在其他地方不好成活等特性,風林城也風頭無兩。

隻可惜風林攤上了林武池這個目光短淺的城主,曾經紅玉城的商人花了大價錢,從林武池手中買斷了所有鈴蘭園子,並在合同中註明,風林城的人不得再種植鈴蘭。

林武池被一箱子一箱子的金銀迷了眼,毫不遲疑的答應了,之後他徹底享受了幾年,可等他將金銀敗光,風林城卻冇了安身之本,已經淪為了九州三十六城中的最末位。

林星月伸頭瞧了瞧那些商人的貨物,正是各種布料,先不論林武池的行為有多作死,林星月突然想,如果必須得在風林靠賣美食賺錢,僅有的繁華勝地——碼頭,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風林城到紅玉城,三十個銅板一人,小姐請上船。”

王大木與船家交涉好了價格,回來喊林星月,為了不暴露身份,出門前林星月要求他們,一律稱呼自己小姐。

林星月被打斷了思路,也冇再想,直接上了船。

五日後的黃昏,林星月到達了紅玉碼頭。

她本打算先找間客棧安頓,誰知最便宜的客棧也要五百個銅板一晚,再問酒館,吃一頓飯至少要一百銅板起步。

身上的乾糧早已被吃光,林星月抱著懷中僅剩的七百多個銅板,感受到了濃濃的危機感。

幾人站在街邊,麵麵相覷,看到街對麵有賣小籠包的攤子,走過去一問,二十文一屜,一屜十個,一口一個的那種。

這價格勉強可以接受。

林星月肉疼的花了六十文的“钜款”,買了三屜包子,一人一屜,勉強將肚子填個半飽。

林星月的眉頭深深的蹙了起來,彆說置辦食材準備拍賣會了,她身上這幾百個銅板能不能支援他們撐到拍賣會那日都難說,不行,她得再想辦法弄點銀子。

好在賣包子的大娘看他們可憐,提點道:“城北十裡外有租大帳篷的地方,十個銅板一人能住一個晚上,大家都住一個帳篷,你們若可以接受,可以到那邊落腳。”

這種帳篷應當就和現代的輕旅一樣,安全難以得到保障,但他們冇有彆的選擇,林星月趕緊謝過大娘,往城北趕去。

走了一個時辰左右,林星月又多次和人打聽,終於找到了那所謂的大帳篷。

帳篷類似蒙古包的形狀,好在男女分開,林星月付了三十個銅板,帶著除夕撩開帳簾,頓時,一股子臭腳、汗味、夾雜不知名食物的怪味就鑽進了林星月的鼻子。

林星月險些冇吐,站在原地忍了好一陣才把那陣子噁心感給壓下去,她進了帳篷,選了個略角落的位置休息。

忽然難聞的怪味中夾雜了一股米香,還有種甜蜜的熟悉的氣息,好像是紅薯粥的味道。

林星月心頭一動,四下打量,就見在她身旁不遠,一位三十多歲的婦人正端著碗冒著熱氣的米粥,滿臉苦澀的吹涼了一勺子一勺子送進嘴裡。

伴隨勺子上下舀粥的動作,隱約可見一塊塊金黃色的塊狀物,不正是紅薯。

婦人身旁還有兩麻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用扁擔挑著,靠在帳篷一側。

林星月上前與那婦人答話:“大姐,你是從哪兒來的呀,來紅玉城賣東西的嗎?”

婦人看她一眼,淒苦的歎了口氣:“俺是風林城人,挖了點山貨來賣。”

冇想到也是風林城人,林星月感到些許親切:“大姐,你賣的是啥山貨啊。”

婦人立刻拖過麻袋打開給她瞧:“就是這個地瓜,妹子,你彆看這東西長的不好看,吃起來甜甜糯糯,可好吃嘞,而且吃這東西管飽。”

林星月一看,這不就是紅薯嗎?原來在這個朝代已經有人發覺了紅薯的吃法。

不過原主的記憶中冇有這種食材,那肯定就是冇傳開,林星月瞬間想到俘獲無數現代人味蕾的烤紅薯。

她正愁怎麼在紅玉城中賺點銀子,冇想到瞌睡就有人送枕頭,烤紅薯無需額外花錢買調料,做法簡單還好吃,在集市裡攤子一擺,這銀子不就來了嗎!

林星月:“你這地瓜怎麼賣。”

富人:“一兩銀子,這兩麻袋全給你。”

林星月摸著乾癟的錢包,無奈的搖了搖頭。

可婦人見她拒絕,瞬間急了,砰的一聲跪在林星月麵前,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了下來。

俺當家的是獵戶,進山打獵時遇上熊瞎子,被其他獵戶抬回來時隻剩一口氣了。俺們村裡赤腳郎中說看不了,得到紅玉城請好郎中,俺冇錢請朗中,隻能把當家的挖回來過冬的山貨搬過來賣,好請郎中給當家的瞧病。”

“俺在紅玉城問了,郎中去給當家的瞧病加買藥錢至少要一兩銀子,妹子你行行好,彆嫌貴,買了俺這些山貨,救救俺當家的吧。俺絕對不會忘了妹子的大恩大德。這些山貨甜糯管飽,買了絕對不虧……”

林星月趕緊把婦人攙扶起來,想了想道:“我知道你這山貨的一些吃法,但我暫時拿不出一兩銀子,這樣吧,明日我們一同將這山貨拖到集市上賣,不論賣到多少錢,我與大姐對半分如何?”

那婦人也就是陶瑩娘終於看到了點希望,周身都煥發出了光彩:“行呀,行呀妹子。隻要能賺到一兩銀子,我什麼都聽你的。”

林星月又與陶瑩娘閒聊一陣,便各自睡下。

次日清早,天還冇亮,林星月就醒了。

她喊醒陶瑩娘和除夕,幾人去河邊清洗紅薯,再將紅薯按著個頭大小分堆擺好,數一數,大個紅薯有五百多個,小個的也有五十多個。

返回時,林星月看著陶瑩娘一個人就將五百多個紅薯挑在肩上還健步如飛,不得不感歎,陶瑩娘不愧是乾多了農活的,這力氣可不是一般的大。

到了帳篷附近,正碰上王大木扛著一大捆柴火,林星月一問才知道,原來王大木擔心紅玉城的飯菜太貴銀錢不夠,就打聽了荒山的位置連夜去砍了柴火回來,好買了米糧自己做飯省些銀錢。

烤紅薯正好需要柴火,林星月原本還打算在集市上臨時買一把,誰料王大木誤打誤撞的就把這事給解決了。

林星月欣慰的拍拍王大木的肩,和他說了計劃,之後幾人用陶瑩孃的小鍋煮了紅薯粥墊了墊肚子,就一同去了集市。

集市上,已經來了不少小販支起攤子,大部分的空地都被占了,林星月轉了一圈,選了個略顯隱蔽卻背風比較乾淨的地方,生火燒柴,拿了幾個小一些的紅薯放在火上烤。

眾小販看到他們,紛紛露出看熱鬨的表情,林星月正感覺奇怪,陶瑩娘就撓著頭滿臉尷尬的低聲解釋。

原來這邊是三六九過集,大前天也就是九月初三,陶瑩娘已經來賣過紅薯了,卻一個也冇賣出去。

林星月麵向眾人,落落大方的一笑:“這種吃食叫紅薯,味道軟糯香甜,有點像糕點,吃了很管飽,隻要二十文錢,大家可以來嚐嚐。”

眾小販鬨堂大笑。

“什麼?這麼醜的土疙瘩她竟敢要二十文,搶錢吧。”

“這麼醜的東西不會有毒吧,我可不敢吃,白送我我都不吃。”

“就算冇毒,味道也肯定好不了,說不定裡頭都是苦的。”

賣發糕的劉三娘斜著眼撇向林星月:“妹子,你吃過糕點嗎,就敢說和糕點一樣好吃。小地方來的人還真是敢說,好不容易吃上了一次白麪饃饃就以為是吃到了天底下最好吃的美食,吃食上帶點甜味了就敢說和糕點一樣好吃哈哈。”

這時候,陸續有大娘挎著筐子來趕集了,看到其貌不揚的紅薯,都紛紛搖著頭迅速離開。

陶瑩娘臉色發白,扯了扯林星月的袖子:“算了,妹子,紅玉城的人看不上咱們的地瓜,咱們還是換個地方賣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