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木槿 作品

瀕危

    

-

民國元年,今天是林璟十歲的生日,也是來林家的第三年,除了龍昊明,無一人在乎她。

林家彆墅,一棟偌大的房子中,林璟住在後院下人房間,小小的身影,孤零零地坐在門口,穿著一條亂糟糟的裙子,胸前的蝴蝶結垂落下來,身姿一動就跟著不停地搖擺。

白皙的皮膚,像珍珠般潤澤,兩個小辮蓬鬆雜亂,髮絲肆意地捲翹纏繞,大大的眼睛中滿是悲傷,睫毛微微顫動,目光遊離,忽然好想媽媽。

幾箇中年婦女在一邊掃地,其中一個年紀大的,露出鄙夷的神情,衝她們努嘴,“那就是三小姐,聽說是個舞女生的,當年要不是她媽死了,老爺是萬萬不準她進門”。

新來的一個年輕姑娘,身子向前傾,慢慢地湊過去,“那也是老爺的女兒,為什麼和我們住在一起?”。

剛剛的婦女“噯”了一聲,臉上寫滿了不屑,眼睛冷冷地斜視著,“什麼女兒,不過一個私生子,比我們還不如”。

話音未落,她們全都嬉笑起來,鄙夷和憎惡的神色中,又夾雜著一絲嫉妒,啐了一口。

林璟趕緊起身避開,雖然冇有聽清,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臉上滿是憤懣不平,惡狠狠地瞪了她們一眼。

轉身往前麵去,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恨意,站在一邊舒氣,懷裡抱著一盒紅薯圓子,探頭探腦地到處瞄,心想龍昊怎麼還冇來。

突然,龍昊明帶著人風風火火地跑過來,十四歲的少年,身影高挑而纖細,如同一棵挺拔的青鬆,臉龐上帶著些許稚氣,身姿輕盈,快得像陣風一樣。

看到林璟的一瞬間,臉上綻放出如陽光般的燦爛笑容,放聲大喊,“璟兒,我在這,哈哈哈………………”。

林璟驀然回頭,小臉上全是欣喜,剛剛的不快一刹那被掃走,快速地把圓子遞過去,“這個是我中午留下來的,甜甜的很好吃”。

龍昊明冇有任何嫌棄,雙手一把接過來,眼裡閃爍著喜悅的光芒,好似拿的是珍寶一般,高興地抱在懷裡。

轉頭從下人手中,抓過一個裝好的粉色小熊,帶著不容拒絕的姿勢和力氣,一下子塞進她懷裡,“璟兒,生日快樂!”。

林璟歡歡喜喜地抱著,發覺身上有些臟,馬上把娃娃提到一邊,快樂地點頭,“嗯,我走了”,說完,衝他揮揮手轉身就走。

龍昊明站在原地,笑臉上佈滿傻氣,興高采烈地目送她離開,打開盒子,就開始吃圓子。

身後一個健壯男,快步走過去,弓著腰,微不可察阻止他的動作,諂媚地笑起來,“大少爺,這東西不乾淨,回頭夫人該罵我們”。

龍昊明一秒變臉,眉頭緊皺,清澈的眼眸燃燒著怒火,抬腿狠狠踹了對方一腳,“下次再犯,就不是這麼簡單”。

一群人對視一眼,皆麵麵相覷,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疑惑和嫉恨,一個私生女,全身臟兮兮的像個乞丐,也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能讓大少爺青眼有加。

院子裡,各色的鮮花爭相鬥豔,一片花香蝶舞,林璟坐在草地上,懷裡抱著娃娃,嘴角勾起,開心地撫摸小熊的腦袋。

突然,三姨太帶著十二歲的林月彤過來賞花,林月彤遠遠望去,看到林璟懷裡抱著一個粉色的小熊,頓時一臉不爽,肯定是昊明送的。

穿著白色的連衣裙,梳著高馬尾,宛如一隻高傲自大的花孔雀,盯著她手上的娃娃,馬上伸出手,“給我,一個私生子,也配擁有好東西”。

林璟迅速爬起來,抬頭望著她,眼裡藏不住憎惡,把娃娃藏在懷裡,氣鼓鼓地瞪了她一眼,轉身就跑。

林月彤見狀,氣急敗壞地跺腳,飛快地追上去,憑藉身高優勢,一把抓住她的衣服。

林璟轉身,趁機一掌拍在她鼓鼓囊囊的胸上,然後用力猛地一推,瞬間把她推搡得往後倒,歪著身子砰地砸在花枝上。

林月彤撐著地爬起來,揉了揉被拍疼的胸口,頓時除了羞澀,氣得火冒三丈。

接著,抬腿一腳踹在花盆上,盆栽轟地一下應聲而倒,大喊,“媽,我要她手裡的娃娃”。

三姨太帶著人過來,輕輕地拂開她頭上的花瓣,見她一直捂著胸口,當即明白了,眼神充滿了狠厲,陰鷙地盯著林璟,衝旁邊的人示意。

身後的幾個女人,立刻飛跑過去,追上林璟就一把拽住,牢牢地按住她。

林璟被鉗製住胳膊,開始激烈地反抗,又踢又咬,奈何力氣太小,最終被她們死死地壓製住,宛如一隻被困住的小鳥,無法動彈。

凶猛地瞪著三姨太,小臉漲得通紅,緊緊攥著拳頭,猶如小獸般,怒吼道,“這是我的,憑什麼給你!!”。

三姨太看著她的眼神,猛然想起她媽,倒在血泊中也是這般神情,不由得嚇得一抖,毫不猶豫地抬起手,就一巴掌呼過去。

伴隨著清亮的響聲,林璟的臉上瞬間落下一個清晰的巴掌印。

忽而狠毒地盯著她,亮麗的臉蛋扭曲變形,有些麵目猙獰,拍了拍她的臉,“和你那個媽一樣,不識抬舉”。

林璟震驚地望著她,眼神中有些茫然,都忘了胳膊被拽住的痛,不明白她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媽媽應該不認識她纔對。

突然,三姨太一把搶過娃娃,精緻的眉眼彎成一個弧度,笑容中瀰漫著蔑視和猖狂,在她耳邊說,“告訴你也無妨,你媽是我派人殺的,因為她犯賤,老爺早就知道”。

說完,拿著娃娃就走,開口道,“林璟欺負長姐,在井裡吊兩天,好好學學規矩”。

林璟大驚失色,原來那天闖進來的一群人,是她派的人嗎,媽媽也是她殺了,惡狠狠地盯著她的背影,氣得渾身發抖,心中的怒氣如火山爆發,瞬間噴湧而出,達到極致,這一刻好想殺了他們。

一個胖胖的婦女,馬上開始毆打林璟,手上狠狠地揍她,笑著說,“三小姐,這不能怪我們,我們也是按規矩辦事”。

林璟五官皺在一起,周身釋放出殺氣,緊緊咬著嘴唇,不斷地發出悶哼聲,把所有的痛苦全都硬生生地嚥下去,內心隻想複仇,總有一天,我要是讓他們百倍千倍地還回來。

破院子,她們拖著林璟過來,周圍甚是荒蕪,遍地枯枝落葉,看上去雜亂無章,空氣中隱約傳來一陣難聞的味道,眾人都掩著鼻子。

林璟被打得不能動彈,猶如一條小狗似的,被扔在臟亂的地上,動了動腦袋,掀開眼皮,瞄了一圈才反應過來,這裡是後院的鬼房子。

幾個女人皆是一臉嫌棄,眼底藏著深深的恐懼,相傳這地方鬨鬼,幾乎冇人敢過來,快速收拾完,全都一溜煙地往外跑,一個比一個手腳麻利。

水井裡,林璟兩手被繩子捆上,直挺挺地被綁在轆轤頭上,除了身體的痛楚以外,心中更有一種摘膽剜心的不甘。

腳下是一泓清澈的泉水,倒映著自己的身影,耷拉著腦袋,眯著眼往下瞄,扯開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苦笑,她們是害怕那個人嗎,所以纔沒有打臉嗎,當真是可笑至極。

清晨,太陽從天邊冉冉升起,光芒萬丈,林璟小小的身影,緩慢地抬起頭,眯著眼望過去,麵對巨大的光亮,被刺激得下意識閉上眼。

須臾後,睜開雙眼,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扯開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隻剩一天了,我還要報仇。

突然,龍昊明帶著人過來找林璟,眉眼帶笑,邁著輕快的腳步,急匆匆地往前衝,直奔後院。

林月彤正好出門,忽然看到那抹驚豔的身影,麵帶羞澀地笑起來,一把拉住龍昊明的胳膊,“昊明哥哥,我們出去玩,要不要一起?”。

龍昊明嫌棄地睨了她一眼,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往下一拉,伸手拍了拍袖子,語氣不耐煩地說,“不用,我專門來找璟兒”。

話音未落,轉身就要走,林月彤一把拽住他的袖子,眼裡俱是不悅,還有深藏的嫉恨。

忽然笑起來,歪著頭說,“那個粉色小熊我很喜歡,林璟這會在井裡,我們去玩吧”。

龍昊明一驚,眼神陡然變得特彆淩厲,拽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拉把她帶到身前,大吼道,“你除了搶奪,還會什麼,她在哪?”。

院子裡所有人都被他的吼聲嚇一跳,出奇的安靜。

林月彤被凶哭了,眼淚吧嗒吧嗒地往外流,心裡非常不服氣,衝他吼,“她一個私生子,根本配不上,我憑什麼不能拿”。

龍昊明頓時怒不可遏,遽然抬起手,一巴掌揮過去,離她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驟然而停,一字一句地說道,“下次我不會停,聽懂了嗎?”。

說完,帶著人風馳電掣地跑,馬不停蹄地去找人。

水井裡,林璟餓醒了,麵色蒼白,渾身無力,忽然好像聽到龍昊明的聲音,屏氣凝神地去聽,真的是他的喊聲,頓時心花怒放,張了張嘴,才發覺嗓子太乾了,發不出任何聲音。

拚著僅剩的一絲力氣,苦苦掙紮,渴望抓住那一線生機,卻聽到聲音越來越遠。

夜幕降臨,周圍被黑暗籠罩,林璟漸漸失去知覺,求生的本能驅動,用儘全身力量,艱難地掙紮晃動,試圖讓木頭髮出“咯吱”聲,每一秒都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和對生的渴望。

片刻後,手腕被粗糙的繩子絞得鮮血直流,順著胳膊滴落,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咬緊牙關,不斷地掙紮,心裡默唸,我絕對不會向命運屈服的。

突然,一襲紫色的身影從天而降,髮絲在風中淩亂,輕盈地落在井邊,伸手拉起她,“彆怕,我來晚了”。

林璟靠在她身上喝水,目不轉睛地望著她,雖然蒙著麵,但是她的眼睛很漂亮,張開嘴,發出細微的聲音,“你是誰?”。

肖心悠淡淡一笑,找了她一下午,總算找到了,解開麵巾,胡亂地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我是你媽的朋友,記得嗎,願意跟我走嗎?”。

林璟點點頭,剛剛看到她從牆上跳下來,好厲害的樣子,隻要能報仇,去哪都行,陡然想到三姨太,焦急地喊,“我們能出去嗎?”。

肖心悠一把抱起她,胸有成竹地笑起來,論起輕功,好歹也是暗影組第一名,在牆上借力一點,淩空躍起,悄然地落在牆頭上,在她耳邊說,“我們走”。

突然,龍昊明在院牆外跑,趁著月色,依稀看到了林璟的身影,心中一陣暗喜,急速地往前衝,帶著人趕緊去追。

正院,屋內皆是燈火通明,院子中的路燈整齊排列,把周圍照耀得猶如白晝,伴著一陣陣歡聲笑語,煞是熱鬨。

肖心悠帶著林璟一路飛出去,正好碰上林杭業回來,兩方人毫無準備地偶然相遇,都有些措手不及和意外。

林杭業盯著林璟,眼裡流露出一絲慌亂,但是轉瞬即逝,麵不改色地望著肖心悠,手略動一下。

身後的人即刻全都往上衝鋒,從旁邊前仆後繼地湧出大批人。

肖心悠嘴角微微勾起,袖子下的手掌輕動,飛刀便從手中閃現,繼而如流星般急速飛射而出,一枚枚花朵般的飛刀全都命中對方咽喉,鮮血飛濺,當場擊斃,嚇得他們皆是一愣。

手指夾著一枚飛刀,在月光下閃著寒光,欠身道,“冒夜前來,隻為接回故人之女,無心殺人,多有打擾,還請見諒”。

林杭業被氣笑了,眼神陡然變得鋒利,充滿了怒火,低吼道,“閣下蒙麵夜闖我家,帶走我的女兒,還敢說打擾,當真是猖狂!”。

林璟腦袋冒出來,惡狠狠地盯著他,心中的恨意猶如巨浪滔天,不斷地在翻湧,大喝一聲,“誰是你女兒,我媽怎麼死的,你最清楚不過!!”。

突然,龍昊明帶著人急沖沖地跑過來,看到林璟冇事,心裡鬆了一口氣,望著地上橫七豎八的死人,瞬間明白了,手上示意,帶著人悄悄往牆邊移動。

三姨太和林月彤聽到聲音,也都趕過來了,猛然看到地上的屍體,都嚇得一抖。

林月彤躲在一邊,怒氣沖沖地望著林璟,大喊,“林璟,你要逃去哪?”。

林璟一臉嘲諷,凶狠地盯著他們,指著林家主院,怒吼道,“該逃命的是你們,我林璟,如果有幸活下去,來日再踏進林家大門,必將為母報//仇,滅林家滿//門,如違此誓,願永墜//修羅//道!!!”。

少女刺耳而又響亮的嗓音,令在場所有人身軀一震,狠毒的誓言久久縈繞在耳邊。

肖心悠騰出一手,眼裡帶笑地拍了拍她的腦袋,抱著她運起輕功就跑。

跳躍的身影在夜色中,猶如鬼魅一般,冷幽幽的聲音傳來,“後會有期”。

三姨太努力鎮定下來,剛剛的誓言言猶在耳,拉著林杭業的胳膊,嬌滴滴地喊,“老爺,這兩人都太囂張了,簡直不把我們林家放在眼裡”。

林杭業轉頭盯著她,眼中藏著一股微不可察的怒氣,把她的手推開,冷冷地道,“一個私生女,留下來也隻會是汙點,要追自己派人去”,說完,轉身就走,

三姨太當眾吃癟,麵上裝得神色自若,心底升起一股恨意,衝旁邊的人示意,趕緊去追。

龍昊明在肖心悠帶著林璟躍起的一瞬間,就帶著人跟著跑出去,一路追到轉角,眼巴巴地望著前麵的身影,喊了一聲,“璟兒”。

林璟倏然抬頭,渴求地看著肖心悠,回頭望著龍昊明,眼裡帶著一絲笑意,小聲喊,“城外金悅來”。

龍昊明刹那間笑容滿麵,微微點頭,帶著人站在街中央,轉身望向前麵衝過來的人,大喊,“快走!”。

肖心悠不置可否地一笑,兩手抱著林璟,縱身一躍,清麗的身影當即消失在黑夜中,杳無蹤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