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戀零小說
  2. 藏匿
  3. 養心殿
鐘愛山茶 作品

養心殿

    

-

眼瞅著時間快到了,她起身“五,四,三,二,一”他一手拿起來了一把鉗子,速度極快的就在電機房內移動了起來,一邊移動,一邊熟練的就把電機房內所有的重要線路,全都給剪斷了,一切的一切,都是輕車熟路的,隨著他這幾剪子下去,整個五星級酒店,瞬間就完完全全的陷入了黑暗。

在酒店內部的所有人員,都愣住了,大家抬頭看看四周圍,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酒店的服務員,也趕忙從邊上叫喊“大家不要驚慌,我們馬上就去安排人檢視情況。”幾個服務員一邊說,一邊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拿著對講機,就開始吩咐維修師傅了。

與此同時,就在酒店的前門,後門,以及酒店的三個逃生安全通道,十幾個帶著夜視儀的身影整齊有序的就出現了了,他們手持武器,全都安裝上了消聲器,形成了一個極大的包圍圈,在狙擊手的掩護下速度極快的就向著酒店內部的方向靠攏,就在他們身形剛剛出現的這一刻,周邊就已經傳出了槍響的聲音,因為不光是正門,還有三個逃生的安全通道出口處,每個通道的邊上,都有兩個穿著便衣的張超的下屬守在那裏,這些守衛的下屬,一個一個的也不是普通角色,各個身材魁梧,精神抖擻的,看著就像是練家子,他們時刻保持著警惕,眼神時不時的瞄著周圍路過的人群,車輛。

這些人正在謹慎的值崗呢,突然之間,整個酒店一片黑暗,這是斷電了,這點人統一的動作幾乎都是第一眼看酒店,同時下意識的就把自己的身上的槍掏了出來。

他們掏槍的同時,已經看見了外麪包圍過來的人群,這點人幾乎都是下意識的要扣動扳機,但是速度還是慢了一些,對麵進攻方的準備也是足夠充分,就聽見“砰,砰,砰砰!”的幾聲細微的聲音傳出,這邊門口的所有值班守衛,瞬間全都額頭中彈,栽倒到了地上,與此同時,這十幾個身影奔著逃生口就圍攏而去。

張超他們這邊的部署安排,相當的老成,反應速度,明顯的要比進攻方預料的要快的多的多。

就在這十幾個攻方身影,快要衝到安全通道入口處的時候,從他們頭頂的位置,也就是幾間客房的窗戶處,帶著消聲器的槍響聲音也隨即傳出,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好幾個身影應聲倒地,這會兒,狙擊槍響聲傳出。

與此同時,再那幾個逃生安全通道的出口處,分別又躥出來了好幾個身影,手持武器配合著上麵房間當中的同夥兒,也找了一個掩體周邊,開始掩護射擊。

這一下,戰場形勢就十分的膠著了,攻方所有的狙擊手都被樓上窗戶處的人給牽製住了,顯然他們如果不把樓上的人都消滅掉,那那些人居高臨下的就很容易射殺自己的同夥兒,但是樓上房間裏麵的人呢,也都很聰明,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吸引住狙擊槍的火力,分擔下麵安全通道出入口的守衛,限製對麵的進攻。

下麵出入口後麵躥出來的守衛,也很有經驗,他們的周邊都有掩體,這後麵躥出來的人,也全都退守到了掩體的附近,他們都在及時的和張超匯報著下方的情況,同時,依靠著掩體,和上方同夥兒的幫助,衝著想要往上進攻的人,繼續射擊,不慌不亂,整齊有序。

這守方不是一群普通的武裝分子,攻方更強悍,雙方這樣一來,很快就陷入了混戰,你來我往,槍林彈雨的。

但是攻方整體上麵,還暫時被拖住了,所有人都清楚,這種時候,時間就是金錢,眼看著這邊進攻方的進攻受阻,不少兄弟都已經受傷了,這邊帶隊的指揮官就更加的焦急了,他一咬牙,自己轉身就要往前衝。

這會兒,側麵一個下屬就拉住了他“不行,這樣衝出去會冇命的!這群人也不是普通角色,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正規軍。”

這個下屬說完,這個指揮官也急眼了“還有三十秒,必須要衝進去!否則會影響整個局勢。管不了那麽多了!”

說到這,他一咬牙,自己再次站了起來,持槍瘋狂射擊搏命前衝,這自己的指揮官都衝了,剩下的人也都起身了,連帶著身後的狙擊手也都連續扣動扳機,火力掩護,再次強衝。

張超的這些守衛一看這情況,他們更是不著急了,這些人一個一個的槍管兒也直,借著掩體先後打倒了對方兩個人,隨即所有人都換好了子彈,打算繼續射擊的時候。

就在這會兒,他們身後逃生通道的位置,大批大批的酒店住客都十分焦急的跑了出來,這一下,給這雙方的人群都產生了不少影響,這批人都不是普通的武裝力量,之前就他們自己,那搏命就搏命了,現在一下衝出來了這麽多住客,他們都冇有隨便扣動扳機,害怕傷害到無辜的住客。

也正是因為如此,也算是變相幫了攻方。

這些人之所以一窩蜂的從這邊衝出來,是因為在酒店的正廳,也發生了類似於這樣的衝突,而且更加的激烈,再酒店的大廳裏麵,還有大堂吧等地方,還是有不少客人的,本來酒店斷電,就已經夠容易讓人驚慌失措了,誰知道在黑暗之中,還發生了槍戰衝突,有幾個張超的守衛在大廳裏麵呆著,還冇有適應黑暗呢,就被外麵衝進來的帶著夜視儀的槍手給做掉了。

雖然都帶著消聲器,但是周邊有住客啊,所有住客都拿著手機照明呢,有人就親眼看見了這一幕,這普通老百姓誰見過這場麵,猛然之間看見這麽多扛著武器進來帶著夜視儀的武裝分子,當即就叫吼了起來。

這一下大廳內部也就混亂了,所有人都不敢往正廳門口跑了,所以隻能往側麵的逃生出口跑了,也正是因為這些住客焦急的跑出來,也是幫助了攻方,守在安全出口的這幾個張超的守衛,一看這麽多人都衝出來了,不能隨便開槍了,馬上請示情況,很快就得到了他們指揮官的命令,所有的人都統一的往酒店內部撤。

他們打算逃回到酒店內部,找一個地方隱藏起來,借著照射進來的月光,再與對麵火拚,但是冇成想,這幾個人剛剛起身要往裏麵躥呢,從裏麵衝出來的人群當中,突然之間出現了幾個身影,手持利刃,疾步如風,照著這想要往裏麵統一撤退的守衛就招呼了過來,這群人下手快準狠,刀刀致命,而且足夠的出其不意,張超這些守衛雖然被打了個偷襲,一直處於劣勢,但暫時能勉強抵抗。

這兩夥人再門口激烈的近身肉搏戰,也是使得不少剛剛逃出來的住客,又全都叫吼著分撒開了,這一次一分開,就把中間這幾個肉搏的人都給漏出來了,這會兒從外麵強衝的那一批人也都趕到了,一看這情況,所有人也都拿出來了匕首瞬間就躥進了戰場中央,與自己的同夥兒裏外夾擊,他們彼此之間的配合也是十分的默契。

張超的這些守衛本來就因為被偷襲處於劣勢了,這一下外麵的這夥人又招呼過來了,一個一個身形猶如鬼魅,他們根本抵抗不了了,被這群人團團為主之後,頃刻之間,張超的這些守衛,就全都倒在了地上,脖頸處幾乎都被豁開了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

解決掉這幾個守衛之後,這邊所有的人重新戴上了夜視儀,手持武器全都衝進了大廳當中,與大廳裏麵的同夥匯合。

因為所有的電梯都已經停了,隻能走樓梯了,這群人按照計劃分頭全都奔著周邊的安全通道過去了,謹慎周圍的同時往上前衝。

他們這一下就很有優勢了,因為酒店一點電都冇有了,若是月光能照射進來的地方,還好,對方還能有視線,但是如果是月光照射不進來的地方,那就是漆黑一片,不帶著夜視儀,根本就什麽都看不見,他們受過專業訓練,走路都幾乎不出聲音。

他們走安全通道的這些士兵,借著黑暗的掩護,猶如兩組餓狼,橫掃一切,直撲目標點,與此同時,留守在大廳當中的另外一批人,也全都找到了很隱秘的角落,藏好警戒,觀察著周邊,防止有人強突。

果然,他們這邊剛剛警戒好,周邊好幾個地方,都有張超的守衛出現了,他們似乎是想要集合突圍,但是這些人幾乎都是剛剛一露麵,就被這些埋伏的槍手給射殺了。

這一瞬間,整個酒店的正廳位置,異常安靜。

這些帶著夜視儀的槍手,已經把整個酒店內部的所有逃生通道,都已經徹底封鎖了。

攻方這些人顯然在來之前,就已經把整個酒店的構造都已經瞭解的十分透徹了,每個人對於酒店的一切佈局都相當的熟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