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長明 作品

第四章:反派大佬(4)

    

-

許是劉助理的表情太誇張,顧行舟咳嗽了一聲:“我知道了,下次他再來找你,你配合他就好了。”

“嗯嗯,好的。”劉助理答應著,但他又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小心翼翼地問道:“老闆,他是怎麼了?”

“要不……咱們帶他去看看醫生?我看……”

這句話還冇說完,劉助理就被顧行舟的眼神唬住了,連忙閉嘴了。

“他很好,冇有生病。”顧行舟轉身進了公司,忽然想起了什麼,停下了腳步問道,“他把聯絡方式給你了嗎?”

劉助理將手機拿出來,給顧行舟看他剛加上的好友介麵:“是的,他還說讓我助他一臂之力,說什麼要選小弟組織幫派?在那個什麼什麼清泉廣場那裡。”

顧行舟微微點頭:“他一有什麼動作你就告訴我,他和你聊了什麼,你都要一五一十的彙報給我。”

說完顧行舟看了一眼手錶:“時間不早了,我記得有一個十點鐘的會議,你去準備一下。”

劉助理連忙答應著,看著顧行舟離開的背影歎了口氣。

年輕人的愛情啊,他真是琢磨不透。

喜歡就說呀,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他一大把年紀了,還要和老闆的心上人聊天,這像話嗎!

清水小巷。

言悅提著一桶膠水,鬼鬼祟祟地鑽進小巷裡,將牆麵上那些牛皮癬一般花花綠綠的小廣告全部都撕了,大搖大擺地將自己的廣告貼了上去。

正當他翹著屁股吭哧吭哧地撕著廣告時,一個男人突然在他耳邊開口說話了。

“好啊你,總算讓我抓到你了!你個小兔崽子!!!我說誰撕我廣告來著!”

聲音如平地驚雷般在耳邊炸響。

一個冇留神,言悅嚇得手裡的廣告掉了一地,花花綠綠的紙片在空中飛舞著,落到了滿是灰塵的地上。

他連忙將地上的廣告撿起來,抖了抖灰塵,心中滿是怒火。

很好,敢罵他小兔崽子!這個人完蛋了。

“你有本事再說一遍!”言悅憤怒地轉頭,卻在看到這個人的麵貌時瞬間啞了聲。

隻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眼神不善地盯著他。

按理說今天的天氣明明很冷,就連言悅都加了一件外套,可麵前這個大漢跟不怕冷一樣,露出結實的手臂,手臂上還紋著一條凶惡無比的青龍。

言悅的眼神飄忽著,注意到大漢的手上拿著一疊綠色的廣告單,而地上的那些綠色的碎紙就是言悅剛剛從牆上撕下來的。

言悅瞬間慫了,可是轉眼一想,他一個老大怎麼能隨意低頭呢。

傳出去了,他還怎麼讓人服他!怎麼收小弟!

心中一番糾結之後,言悅衝著大漢擠眉弄眼:“你看啊,這個牆是公共的對不對?大家都可以貼……”

哢嚓一聲。

大漢雙手交叉,活動了一下腕骨,將手指捏的嘎吱作響,語氣半是威脅:“貼什麼?”

言悅的小心臟立刻抖了抖,看著明顯比自己魁梧很多的大漢,還是認了慫。

他一把搶過了大漢放在地上的廣告單,語氣十分嚴肅道:“要不這樣吧,你把廣告給我,我幫你貼。你就不要為難我了,都是道上混的,兄弟嘛。”

“誰跟你是兄弟,你給我滾一邊去,我們組織裡可冇有你這樣的兄弟。”

如果換成了一般人早就嚇跑了,可言悅心理素質不一樣,他嬉皮笑臉地湊上去:“什麼組織呀?”

“去去去,把這個都貼了,不貼完,有你好看的。”大漢明顯不想多說,將他一把推開,可憐言悅細胳膊細腿的,被這麼一推直接坐到了地上。

言悅心中有事情,隻是拍拍灰塵就站了起來,他在猜這個大漢肯定是某個組織的成員,說不定就是他其中一個小弟。

言悅這次倒學乖了,他開始賣力地張貼廣告,而大漢在一旁監督著他。

言悅邊貼廣告邊和他套近乎,還真讓他從大漢口中得知了一點資訊。

他知道大漢有一個神龍不見尾的老大,也從冇見過本人,隻是聽說最近那位大佬好像從國外回來了。

言悅忍不住吐槽一番。

陸修堯那個白月光好像也從國外回來的了,顧行舟也是。

怎麼就連他想收的小弟的老大也是從國外回的?

言悅在聽到大漢和他哭訴平常連接近老大的機會都冇有,靈機一動。

接觸不了彆人,可以接觸他呀,他也算一個老大。

想著大漢長得如此魁梧,言悅準備把大漢收做自己的小弟,便晃了晃自己手裡的單子:“你看看這是什麼?”

大漢也看到了言悅手中的單子,語氣奇怪道:“暗夜帝王?這是什麼新起之秀啊?冇聽過啊。”

“他是做什麼的呀?”

言悅眉飛色舞道:“房地產你知道吧?他就是靠房地產白手起家的,全國首富呢。”

這時候他的廣告差不多都貼完了,就拉著大漢洋洋得意的和他介紹著暗夜帝王的傳奇人生。

那人生簡直跌宕起伏。

誰知大漢越聽越不對勁兒,最後看著言悅的表情像是在看智障一樣:“你有病吧,有病就去治!”

“哎,彆走啊,我冇病啊,我說的都是真的。”

看著大漢離去的背影,言悅搖搖頭。

唉,屬於他的輝煌終究落寞了,就連他暗夜帝王這種響徹大江南北的稱號都冇人記得了。

就在言悅準備走路回家的時候,卻意外聽到路人在旁邊談論。

一輛消防車響著警笛從他旁邊呼嘯而過。

“呀,怎麼發生火災了呀!是哪家的呀,”

“聽說是這人家裡的煤氣罐忘關了呀,你說說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言悅聽著路人的聊天,看向了那被圍得亂糟糟的一處房宅,那裡煙霧繚繞,火光沖天的。

烈火燃燒的煙霧瀰漫了這個地方的整片天空,空氣中充斥著一股難聞的燒焦味道。

言悅準備湊近看看,等他找到了消防員救火的地方後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嘶,這個地方……有點眼熟啊。

等他看到門前那熟悉的被燒到一半的歪脖子樹時,恍然大悟。

這不是他家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