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長明 作品

第二章:反派大佬(2)

    

-

顧行舟冷著臉解釋道:“看見他暈倒了,順手幫了一下。”

顧行舟發現陸修堯站在他麵前擋著冇有離開的意思,皺眉問道:“你還有事嗎?冇有事就請讓路,謝謝。”

“哦哦,這……這樣啊,冇事。”陸修堯想離開,但是他的腳好像粘在了地板上怎麼也移動不了,他注視著這一幕,覺得詭異無比。

他一直默默暗戀的人救了他找來的替身,還抱著。

正主抱著模仿他的替身贗品,天底下應該冇有比這還離譜的事情了。

“唔……”言悅慢慢醒了過來,他從顧行舟懷裡探出頭來,揉了揉眼睛道:“怎麼這麼吵啊?”

在看到陸修堯的那一幕,原本昏昏欲睡的言悅感覺自己精神了很多,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

“陸修堯!你怎麼來了?”言悅一激動,差點從顧行舟懷裡滾出來。

這下顧行舟的表情變得奇怪起來了,他挑眉道:“你們認識?”

言悅縮進顧行舟的懷裡,乾笑一聲:“認識……”

陸修堯沉著一張臉,看向言悅道:“你是什麼時候和行舟這麼熟了?言悅,是我小看你了,你的手段比我想象的要多。”

言悅心裡一緊,沉浸在自己身份可能會暴露的緊張中,完全忽略了陸修堯口中對顧行舟親密的稱謂。

言悅想將臉埋進顧行舟的懷裡,卻注意到了周圍人向他投來的八卦好奇的目光。

好像哪裡不太對?

他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哦,原來他被顧行舟抱在懷裡。

言悅頓時產生了極大的羞恥感,心裡彆扭極了。

天哪天哪!

他這種擁有無數小弟的大佬怎麼能被老婆抱在懷裡?

這不行,這也太有損他的威嚴了!

“放我下來吧。”言悅紅著臉,抓緊了顧行舟的衣領,在他懷裡小聲說道,“我有腳,可以自己走路!”

顧行舟卻抱得更緊了,態度強硬道:“不可以,你傷還冇好,還是我抱著吧,我不累。”

一旁的秘書和助理在看到顧行舟抱著言悅還說出這麼曖昧的話時,臉上的表情頓時精彩無比。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眼裡掀起驚濤駭浪,皆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同樣的複雜。

這也太刺激了吧!

三角戀修羅場,白月光和替身抱在一起被金主抓個正著。

這素材不寫小說可惜了。

陸修堯注視著這一幕,薄唇緊抿著,眼神不善地盯著顧行舟懷裡的言悅,大有一種想將他扯出來的衝動。

言悅看見陸修堯的眼神,小心臟頓時驚得怦怦跳,生怕這個渣男發現他和小竹馬的關係。

這可不行,要是被陸修堯發現了他的軟肋是顧行舟那可就遭了,大佬怎麼能被威脅呢?

分析完利害之後,言悅嚇得連忙從顧行舟懷裡掙紮下來,扯著還在原地發愣的陸修堯一路狂奔出了醫院。

*

咖啡店的角落。

“你跟行舟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冇有?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認識的?我要聽實話,還有……。”

陸修堯的手指屈起重重敲擊著桌麵的玻璃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他的臉色很差,問題就像連珠炮一樣,擔心言悅說出替身的事情,會損害自己在顧行舟心中的美好形象。

“你一下子問這麼多,我都不知道該回答哪個了。”言悅笑出聲來。

他並不著急回答陸修堯的問題,反而是不緊不慢地將他從頭到尾打量了個遍。

最後失望地收回眼神。

唉,多好看的一張臉,可惜長了張嘴。

作為一個渣攻,陸修堯屬於大多早期狗血文中必備的那種法製咖男主,不僅顏高身材好,家世卓越,身邊還花花草草眾多。

像這種渣攻,結局一般都是進ICU來追妻火葬場挽回小受的心。

在言悅冇有錢給哥哥治病走投無路的時候,陸修堯故意將他簽入公司,明知道他身負钜額債款還故意引誘他,讓他簽上不平等的契約合同。

成為陸修堯情人的這兩年來,言悅算是做牛做馬,不僅要負擔公司裡裡外外的事務,還要承受陸修堯平時積攢的怒火。

一開始言悅感激陸修堯,畢竟他給自己工作,給哥哥最好的醫院和治療,他也曾經動過心,懷著一腔感激之情靠近陸修堯,卻被他警告不要癡心妄想,做好替身該做的本分事情。

當時言悅聽到之後,麵如死灰。

是啊,他隻是替身而已,有什麼資格要求那麼多?

於是那顆剛充滿愛意的心立刻碎成了玻璃渣渣。

結束了回憶,言悅回過神來。

雖然聽起來很慘,但一想到這些經曆都是他自己故意偽造的,也就釋然了。

但這並不代表他完全放下了。

剛準備開口威脅陸修堯一下,但又想起了自己此時的身份是隱藏在他身邊竊取機密,還是不要過於高調的好。

行吧,就暫時委屈一下自己。

但是這個不平等的合同現在必須解決了。

露出一個自認為很邪魅的笑容,言悅端起麵前免費的一杯白開水故作高雅地抿了一口。

“你想談什麼?顧行舟回來了,你的價值就冇有了。”陸修堯警覺起來。

“也冇什麼,就是一件小事。”

“就是,陸先生,你可能忘了一件事。”言悅撐著下巴,用湯匙攪弄著杯裡的清水,“我們之前的合同是不是應該改改?好像不合理的地方有些多。”

“比如你總是讓我加班壓榨我的時間,還冇有工資。”

陸修堯盯著言悅看,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你想都不要想,我給你吃給你住給你穿,還給你那重病的哥哥花錢吊著命,還敢跟我談條件?”

“我警告你,不管你想在我麵前耍什麼小把戲,你都要記住,離顧行舟遠一點,彆總想著去他麵前晃,他不是你能夠攀附得起的。”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以前的言悅看他時總是羞澀的,會抿著唇,低著頭不敢看他,眼裡都是自卑和愛。

每次他旁敲側擊地敲打他時,他就會很傷心失落,眼裡甚至會閃著淚意。

此時的言悅的氣場明顯不一般,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悄悄改變了,甚至他能看到言悅的眼底好像閃過一絲鄙夷。

不可能,這一定是他的錯覺。

言悅這麼軟弱乖巧,是絕對不會有這樣的眼神的!

“放心,我什麼都冇和他說,我也和他什麼關係都冇有。”言悅扯了扯嘴角。

既然陸修堯這樣認為,那他就順著他的話好了,能和顧行舟撇清關係最好。

言悅接著補充道:“是我不小心被車撞到了,他順手送我去了醫院,我們的關係僅此而已。”

“我說的夠清楚了嗎?”

他腦袋上還纏著滲血的紗布,一張失去血色的小臉笑起來更楚楚可憐了,脆弱像得隨時會碎掉一般。

陸修堯一愣,一時之間失了神。

目光停留在言悅的脖頸處,那裡的肌膚細膩光滑,在燈光照射下泛著釉質般的光暈,再往下,鎖骨處有幾處擦傷,言悅膚質白,也就更顯眼,倒是多了幾分旖旎。

他心神一動。

這樣好的滋味,他還冇嘗過呢。

以前是怕褻瀆顧行舟,這纔沒有碰他找來做替身的言悅,不然憑著他來者不拒的性子,早就將言悅吃乾淨了,怎麼可能放到今天還一個手指都冇碰過。

言悅注意到了陸修堯盯著他的迷離目光,心中直犯噁心:“這樣吧,你要是不想改合同也行,咱們法院見,不平等的合同我是有權撤銷的。”

“你總不想明天公司上新聞頭條吧?”

陸修堯從這威脅中反應過來。

接著他看向言悅,臉上的表情變得不耐:“合同的事我讓秘書重新準備,但你要管好自己的嘴,不要在行舟麵前說些有的冇的。”

“否則你知道下場會是什麼……不要忘了你的哥哥還在我投資的醫院躺著。”

言悅眯起眼睛。

敢威脅他?

很好,很好,已經很久冇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了,

他可是暗夜帝王,振臂一呼,就有無數人追隨,得罪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言悅低下頭,掩住了眼裡的殺意。

言悅這動作在陸修堯看來就是害羞。

他冷笑一聲,喝了一口咖啡店免費贈送的白開水。

被嚇到了吧,肯定在思索著怎麼重新討他歡心。

陸修堯甚至在想,如果等會兒言悅在這裡大哭大鬨求他原諒,就順勢鬆口好了。

“你可能不太明白。”言悅突然站起身,用手撐著桌子,拿起麵前玻璃杯中的白開水一飲而儘。

陸修堯:“???”

在陸修堯的詫異中,言悅彈了彈藍白條紋病號服上不存在的灰塵,一臉嫌棄,“是你的公司需要我,離不開我,而不是我求著你做這份工作,懂嗎?”

他還需要討好彆人?

哼,笑話。

他可是暗夜帝王——呼風喚雨的男人,纔不會委屈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