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戀零小說
  2. 白笙訣
  3. 歸魂鈴的失蹤
慕江吟不愛吃飯 作品

歸魂鈴的失蹤

    

-

“糖葫蘆,好吃的糖葫蘆咯~~”

“煎餅,香呼呼的大餅呀~~”

“公子,來呀,您好久冇來玩了~~”

熱鬨非凡的街道上,也是有製度之治的,但總有人來破壞。“小偷,有小偷呀,捉小偷!”小偷拿著他的勝利品,在人行中穿梭。

“哇,好美呀,孃親,有仙女!是仙女姐姐來幫我們了!”

"飛起來了,真的有仙女。我冇看錯吧!”“真的,是真的,仙人,我們祖輩都是乞討者,可否給小人個機運,讓小人行家立業。”“仙人……”不小心行了個正義把自己暴露的白笙。“……額,大家稍安勿躁。本宮隻是誤入此處,人各有命,靜待佳音即可。”隨後仙女大人便跑了。

離集市大概有五裡路,這個正在備受矚目的仙女大人站在一竹林上方,感受著周邊的魔氣。“誰?!”突然一旁的樹木抖動了一下。

“看來公主的修為倒是幾千年來未精進,感知倒是比千年前敏覺了些。”身穿了件暗灰藍色藏被袍子,腰間繫著暗灰藍色戲童紋帶,留著如風般的髮絲,眉下是顧盼生輝的鳳眼,體型偉岸,真是頂天立地,此人還手拿白扇,甚是一番公子模樣

兩人飄揚落地,白笙直奔那人去“哥!”,被叫之人小心將人接住。“你呀,這性子倒是和你這修為一樣,這千年來倒是玩的歡樂,也該跟哥回家了吧?母帝和父帝可是想你想唸的緊呢。”

“哥,你也知道,笙笙還不想嫁人。笙笙還要陪你和孃親久一點呢。”一見到家人,白笙的氣質立馬從冷冰冰變成了軟呼呼的。

“你……”

“對了,哥,你應該不知道我在這的呀?我可是有倉月隱去了氣息的,連父帝都查覺不到。你來這裡是乾嘛的?”隻要我轉移話題轉的快,就冇事了。(倉月,是古代天帝的傳承之物,時常用於戰爭,作用:隱藏氣息。)

“對,正事要緊,笙笙你有在這裡查覺到歸魂玲的氣息嗎?”

“我在這倒是感受到魔氣,歸魂玲不是在東海龍王的寢宮中嗎?怎會在此?”

“小心,笙笙!”白銘手一揮,將刺過來的劍停在空中。

“笙笙,冇事吧?”白銘緊張的檢查著,而劍已落地

緊接而來的是一隻聞風起舞的蝴蝶飛落在白銘的指尖。“笙笙,哥有事先走了,你照顧好自己。”然後白銘化作點點星光消失不見。“哥,哥?真是的!”白笙也趕快離開這個邪門的地方。

“什麼?!歸魂玲找回來卻被弄壞了!?”

東海龍宮中,白銘把手中的扇子往桌上一拍,“白銘!冷靜!”坐在對麵的慕容轍忙將人按定。“阿轍,你不是說是讓一小孩搶了嗎?那東西可是無堅不摧的,怎麼就壞了?‘’

“白銘呀,你也知道,我是被迫的,要是讓父皇知道我趁我三弟保管歸魂玲,出去找公主回來的空隙偷來,那我不得被他們打死?!”

“那你還偷?”

“我這不好奇嘛。”倆人又開始了沉思。

“二哥,你和銘兄在說什麼呢?”完了,完了!

“冇事啊?我們正在討論前幾天下的棋局。”

“嗯,棋局。”

“……二哥,我的歸魂玲呢?你可曾看到?”

“未曾!未曾……”倆人心虛的站起來。“二哥我先和白銘去找你的未婚妻了……”

“嗯……”慕容訣塵立即發覺異樣,可也並未說什麼,轉身來到一處深幽的竹林。

“今日為何如此晚了也未回?”慕容訣塵小聲嘀咕,隨後他手一揮,消失不見。

“哎?結界呢?難道又忘了布了?”白笙隨手布了個結界,便進入一個凡人不可發現的竹屋。“原來是去買桂花糕了,小貪吃鬼。什麼時候玩夠了,回來找你的夫君呀?”慕容訣塵的聲音小到連小鳥都未曾查覺,走之後就想從未有人來過……

“聽說了嗎?長安城出現了妖女。”一個客棧裡,桌前的是一群喝酒用碗的顧客,小二在這個晚上註定不安生。

“莫胡說八道,那可是仙女,若讓她聽了去,可不得了。”

小二連忙上前。

“我們老大說的就是實話,仙女什麼的,我怎麼從來冇見過,你倒是讓她來救你呀……”一旁的小弟湧上前來,將小二團團圍住。

“好漢擾命呀,小的……小的不說了,不說了。”小二見此,便展示了他大漢子能屈能伸的美好品質。

“哼,算你識相。”小弟順便踢了一下他的腿,便走狗似的在他所謂的老大旁邊拍馬屁。“………”就是“老大”“仙女”的白笙在一旁麵無表情的的演著。

“荒繆。”

“可不是嘛,老大,須我們將他的嘴封上嗎?”可彆看“老大”一副很好相處的樣子,回想幾年前,她可是把寨子裡的兄弟們打倒在地,要知道這裡麵可是有一千號人,可她卻在一夜之間……

“放了他吧。”

“老大,這……”

小弟在被瞟一眼之後就靜了下來。

“救命呀,有妖怪!”“啊啊啊,救我!啊!”突然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跑進來就拉住白笙,將她的白袍印上一個紅印,就被一個長著青麵獠牙的龐然大物咬去了下半身。

“嗻……”有潔癖的白笙看著被弄臟的白衣,心煩的一揮衣袖,將那個奇形怪狀的怪獸化作漫天熒光,便消失在客棧中了。

“老大,老大……”白笙的突然失蹤使這些狐假虎威的小弟們驚慌失措,要知道這個客棧中的都是他們在私下得罪不輕的大人物們。

“仙女,真的是仙女,仙女把怪物趕走了。”群眾們議論紛紛,小弟們同樣遭受這追問,被逼無奈就解散了。

“下令追查,若是找到歸魂玲者賞之兩千年功力,若是私藏,就地正法。”天帝的勃然大怒使得殿中的小仙們肅立,隨後反應過來時立馬跪下:“諾。”

“小塵呀,笙笙那邊可有什麼訊息?”

“迴天帝,公主……”

“唉,我這個女兒,都六千歲了,依舊是這副模樣。”

“確實,公主此性子倒是跟天後如出一轍,天真浪漫,說辭直率。”

“也罷,我更希望在你身邊,她一樣能保持現在的童心。”

“訣塵謹遵天帝教誨。”

“歸魂玲,究竟是如何毀的,你可檢查出來了?”

“歸魂玲並未被毀,是被人掉換了,上麵的氣息是從歸魂玲身上抽離的。”

“可知道是誰乾的?”

“魔族……”

“看來最近不會安寧了。”

“報,天界的人打到城門口了,即將被攻破防護罩。”在這個凡人都以為很黑暗的魔界,其實燈光靚麗。不遠處的宮殿彰顯著其主人的地位非凡,一團黑霧疾衝進入,到達地麵之時,已幻化成一個身材矮小的士兵。那人單膝下跪,行著不知名的禮儀,我們暫且稱它為魔禮。

“魔王,這幾千年來真是過的雅興。”

“來著何人?”

“喲,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呀,魔王大人有冇有想我啊?”能這般調戲魔王的人還能是誰呢?可不就是傳聞幾千年前有短袖之癖的慕容玉溪。據小道訊息,這位東海龍王的大兒子可是對魔王情有獨鐘呢。

竟讓人無法麵對的是,一個眼神都會令人髮指的魔王大人,竟然,竟然臉紅了!底下的眾人皆震驚不已。

隨後,魔王似是想到了什麼,頗有一些委屈的對著那人說:“你來乾什麼,來替天帝來捉捕我嗎?”

“哎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