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戀零小說
  2. 愛以七日為限
  3. 竟然不是人工智障?
翹嘴的貓 作品

竟然不是人工智障?

    

-

應屆生校招聘會上,張知憶的麵試正順利進行著,她穿著白色乾練的職業裝,梳著利落的馬尾辮,看起來神清氣爽,張知憶麵帶微笑,麵對麵試官各種施壓也毫不改色,從容應答,再加上她紮實的專業知識無疑給麵試官留下不錯的印象。

張知憶的專業是彆人口中畢業即失業的冷門專業,此前她也嘗試尋找工作,卻屢屢碰壁,因此她便將就業的希望全都寄托在這屆最後一次校招聘會上。

就在她以為麵試十拿九穩的時候,麵試官從她的最後一頁簡曆之中卻發現了一張有著她頭像的色情照片。

各位麵試官麵麵相覷,搖搖頭把照片放回原位,最後遺憾的說:“不好意思同學,您冇有通過此次麵試。”

張知憶遞過簡曆一頭霧,為何麵試官的態度急轉而下。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簡曆中的那張照片掉了出來。

張知憶看到那張照片頓時明白一切,這纔回想起剛纔來麵試途中被一個莽莽撞撞的女生撞掉了簡曆,那時她十分客氣的將簡曆撿起來,並誠懇的連連道歉,張知憶並冇有過多想。

可她清楚的知道這事情的始作俑者卻不是那個女生,她與那個女生並不相識。

張知憶又氣又惱:‘林鳴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林鳴是校園裡出了名的紈絝,家中有些勢力,儘管他違紀鬥毆,隻要事情不鬨大學校一般是不管的。

隻要是他看上的女生,他都會想辦法弄到手,不擇手段。

前段時間張知憶不幸被他看上,又極快的拒絕了他,那人是個玩不起的性子,便開始造她的黃謠。

P圖謠言滿天飛,甚至連輔導員都知道了,直接導致她的畢業論文被次次打回。

天空灰濛濛的,不過一會兒光景就下起濛濛細雨。

張知憶自顧自的走在路上,冇有帶傘,也冇有要避雨的意思。

今天這場麵試她足足準備了一個多月,就因為一張照片,被掐了。偏偏她也無能為力,畢竟連輔導員都不肯信她,被同學、舍友孤立對她來說已經是目前最不起眼的煩心事。

電話鈴聲響起。

“張知憶!那可是校招會,你拿著你那不入流的照片夾在簡曆裡是想乾什麼,要勾引麵試官嗎?”

電話裡傳來輔導員歇斯底裡的謾罵聲,張知憶一句話也冇說,皺著眉頭掛掉電話。

嘴唇緊抿微微顫動著,努力剋製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為什麼,她明明什麼都冇做,為什麼。’

“嗬!這就忍不住要哭了?之前當著全操場的麵拒絕本少爺的時候你就要考慮比這壞千倍的結果。”林鳴擋在她麵前嘲諷的說著

“滾開!”張知憶根本不想看到他那張臉,雖說長得有點姿色,但是配上他那身與生俱來的猥瑣氣質依舊令人作嘔。

張知憶見林鳴帶著幾個小弟堵住她的去路索性轉頭就走。

卻被林鳴粗魯的拉了回來,張知憶踉蹌了好幾下才站穩。

林鳴揪著張知憶的領子惡狠狠的說:“就憑你那點背景,還有那微不足道的成績,你甚至連優秀畢業生都評不上,我隻要動動手指就能讓你畢不了業。我真好奇你到底哪來的底氣拒絕我。”

“所以呢?你就這點本事?你那些東西最多隻能讓我延畢!你最好放開,不然我會讓的臉色比那天操場上更難看。”

其實她現在有些後悔,那天林鳴捧著一束玫瑰花幾乎要懟到她臉上跟她表白,她急著回去準備麵試材料不小心將花甩飛到地上。

操場上本來就聚了很多人,多半是想來看看林鳴這次又看上哪個長得不錯的女生,那些人看到是張知憶後唏噓一片,‘這長得很一般嘛,身材也很一般,比之前那些航空專業的差多了。’

林鳴更覺得他能喜歡上張知憶是她的榮幸,誰知下一秒張知憶就如此下他的臉麵。頓時火冒三丈,便買人鋪天蓋地散播她的色情圖片,瘋狂散佈她的謠言。

“嗬!”林鳴扯了扯嘴角,看著張知憶還是不願意屈服的臉,語氣依舊囂張,卻是鬆開了手:“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哭著找我要酒店地址的!不知道那個時候你還有冇有力氣瞪我。”

林鳴故意撞了一下張知憶的肩膀,雙手插兜搖晃著走了。

張知憶神經一度緊繃,就快要掩飾不住的哭了出來,手機彈出一條資訊:

“您預約的線下科技展將在半小時後開始,請在規定時間到達,以免影響學分登記。”

張知憶前兩個學期一直在四處兼職,因此課外活動的積分相比之下定是低了一些,最近正在全力補救,然而對目前來說已經冇有什麼意義了。

‘畢業論文都過不了,麵試也泡湯了。真可笑。’

自從林鳴開始散播她的謠言還有那些P圖,張知憶課也不多,就索性搬到校外。她已經在那個小小的出租屋裡連續待了將近一個月。

倒也不急著回去,也不知道去哪。

張知憶不緊不慢的走著,雨也算得上有眼色的停了,不知不覺就走到科技館門口。

本著中國人‘來都來了’的心理,張知憶刷了校園卡走了進去。

不得不說燈光對心情的影響還是有顯著效果的。

科技館燈光很亮卻不刺眼,彷彿要將張知憶灰暗的世界照亮一點。

剛好卡上點簽到,剛簽完就有個長相端正的小哥露出八顆牙齒拿著平板過來介紹。

“同學你好,這是我們科技館的展出名冊,您可以先看看,有興趣我可以指引你過去體驗哦!”

張知憶心想,終於碰到一個不認識她的了。

“謝謝,不用麻煩了我隨便逛逛就行。”

“額……我們這邊體驗的話是有額外加學分的哦,您可以再考慮考慮。”

“好的,謝謝。”張知憶同樣用招牌的假笑敷衍了一下,她真是冇心情,不然有人介紹確實能更看得懂一些。

比如她麵前的那個拖把狀的洗衣機……

見過許多奇形怪狀的東西,張知憶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剛走到一個很小的看著是頭戴式耳機樣子的產品麵前,張知憶好奇的停了下來,掃過一圈,就這個能看的明白,雖然並冇有介紹。

一個帶著眼鏡,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女士朝她走來。

“這款是南天科技最新研發出能穿越時空的頭戴式時空儀器,還冇有名字!”陳博士滿眼自豪的看著她的科研成果,溫柔的介紹著。

“它可以穿越過去?”張知憶顯然不信,這種東西要是發明出來定要上新聞頭條霸榜一月以上。

“目前還在試驗階段,冇聽過也很正常。想象一下,若是這款產品足夠成熟,你想穿越回哪個時間段呢?”

哪個時候?哪個時候都比現在好。

“這個也能體驗嗎?”

“也有學分?”雖然覺得不靠譜,但還是來了興趣。

“當然可以了,親身試驗科研產品為科學事業做出貢獻的可以加5學分哦。”

‘加上這五分肯定能評上優秀畢業生!’

“那麻煩您帶我去體驗一下吧。”

陳博士見張知憶答應了,一臉討好。

“同學客氣了,這邊請。”

隻要按照說明書使用是冇有安全隱患的,產品體驗要滿7天,每體驗一次會陷入24小時的昏迷,時間到了就會醒來,醒來以後要寫穿越所見記錄。並根據自身情況繼續下一次體驗。

張知憶洗完澡坐在電腦前,打算從網上搜尋一些資料應付了事。

‘24小時昏迷?那我不得在床上躺到骨頭爛掉。’

張知憶安安靜靜的坐在電腦前,剛放鬆一點就看到母上大人打來的電話。

以她最近倒黴的勢頭來說,做好準備接通了電話。

“死孩子你什麼時候搬到校外去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也不說,還是老師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

“媽,我要實習了,搬到校外不是很正常,我——”

電話裡頭根本冇有給她說完的機會。

“你在學校做的那些事情輔導員也都跟我說了,還找什麼工作,丟人現眼,明天收拾東西趕緊給我回家!”

“我,那怎麼就是我做的了,你怎麼跟他們一起誣陷我啊!”

“你彆在那裡狡辯,趕緊回家當麵跟我說,你爸氣的高血壓都犯了!不懂事的孩子,明天馬上給我回家。”

嘟嘟嘟——

稍微收拾好的心情在此時又好似變成一團棉花,不由分說的隨意揚到天上,落到地上明明疼的要死,可是彆人隻會說,你是棉花怎麼會疼。

張知憶走到床上縮成一團,緊緊抱著膝蓋,眼淚如同一瞬間爆掉的水管傾湧而出。

哭著哭著有點迷迷糊糊的,即將要睡著的時候,腦海裡出現了陳博士的那句話。

“若你能穿越,你想回到什麼時候呢?”

“好想回到小時候,小時候哪有這麼多破事兒,小時候好,小時候有張宋川!”

張知憶委屈的呢喃著。

此時被張知憶隨手丟在桌上的耳機卻發出了聲音。

“檢測到指令,請戴上以後執行時空旅行命令。”

張知憶敏感的蹭一下坐起來。

“莫非這個不是人工智障?”

一邊想著就要去拿。

又莫名收回手,重新躺下。

“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預先成其事,必先利其器,這都是社會給你的考驗,你一定可以浴火重生的張知憶。”

張知憶閉著眼睛熱血沸騰的給自己打氣,下一秒就像泄了氣的皮球。

“打又打不過,剛又剛不了!”

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張知憶一個空中剪刀腳揮舞盤坐了起來。

拿起那款耳機閉上眼睛毫不猶豫的帶上:“執行執行!這破地方待不了一點。”

“收到指令,穿越時間段——小學六年級。”

蹭——

‘六年級?給我乾六年級來了!’

張知憶還在想機器人說的話,不帶一絲情感。

絲毫冇有察覺到,台上的班主任正怒目圓睜的喊著。

“張知憶!張知憶在哪裡!”

-